羡比羡比

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。

一个脑洞

魏无羡笑道:“我才又吃了好些酒,还得洗一洗,你既没有洗,拿了水来咱们两个洗。”
江澄摇手笑道:“罢,罢,我不敢惹爷。还记得蓝湛打发你洗澡,足有两三个时辰,也不知道作什么呢,我们也不好进去的,后来洗完了,进去瞧瞧,地下的水淹着床腿,连席子上都记着水,也不知是怎么洗了,笑了几天,我也没那工夫理会,也不用同我洗去,今儿也凉快,那会子洗了,可以不用再洗。我差人倒舀一盆水来,你洗洗脸通通头,才刚阿姐送了莲藕排骨汤来,都湃在那水晶缸里呢,叫蓝湛打发你吃。”